家在益阳-厂窖惨案遇难同胞纪念馆

益阳旅游 2019-11-29 10:42
8780
1.jpg

数日前,南县的志成老弟发来请柬,邀我和建刚兄一道,赴其尊翁古稀寿宴,“哥,你没来过洞庭湖,美着呢”,他在电话里“蛊惑”我。是故,得以于南洲镇、武圣宫镇、厂窖镇盘桓数日,会晤故交新友,领略洞庭浩渺,啖饮鱼米之香,其中最获益处,当属“厂窖惨案遇难同胞纪念馆”驻足。


词云:因外国侵略而使国家和民族蒙受耻辱,谓为国耻。日军侵华,是。


七十多年前,第二次世界大战轴心国集团之一的日本,在亚洲国家特别是中国掀起的血雨腥风,经由“九一八事变”、“七七事变”、“淞沪会战”、“南京大屠杀”等一连串重大事件,演绎丧尽天良、奸淫掳掠、尸横遍野、血流成河,将水深火热的灾难与不堪回首的耻辱,如同一块烧得通红滚烫的烙铁,重重落在娇嫩的皮肉上,烙进中华文明。


江河盈泪,山川负耻!森森白骨为证,寸寸河山为证,林林塔碑为证。


2.jpg


位于洞庭湖西北滨的益阳市南县厂窖镇,三面临水,形如半岛,扼洞庭湖西北水路要冲,为历来兵家必争之地。1943年,日军为打通宜昌至武汉的长江航线,夺取江南粮仓,迫使中国政府放弃抵抗,于5月5日至6月10日发起“江南歼灭战”,目的为歼灭国民党部队第73军,第44军等部。5月9日至12日,日军对围困在厂窖的国民党73军主力、湘鄂难民、厂窖居民共5万余人,实施疯狂屠杀。短短三天内,残酷杀害军民3万多人,摧残致伤3千余人,强奸妇女2千多人,烧毁房屋3千多间,炸沉、烧毁船只2500多艘。浓烟起处,火扬火势;屠刀落处,血入血河;枪声响处,尸横尸山,惨绝人寰,便是炼狱,不过如此。此为“二战时法西斯一天杀人数量之最”。


因“之最”,厂窖乃举镇皆空;因“之最”,厂窖引举国同悲;因“之最”,厂窖为举世所闻。亦因“之最”,“厂窖惨案遇难同胞纪念馆”含痛而生。风云万千变幻,尘埃最终落定,胜负与公道早已盖棺,踏上他国领土指挥“鄂西会战”的日军首脑、乙级战犯横山勇于狱中结束其罪恶的一生,当年参与杀伐者若苟且于世,不知心负忏悔否?愧疚否?迎战的国民党军孙连仲、陈诚两位上将魂游华夏,抗战英烈与军民血祭轩辕身酬家国,必为万代后世所敬仰。


3.jpg


在占地 67.82亩的“厂窖惨案遇难同胞纪念馆”园区里,和平桥、警钟亭、洗血轩陈列其间,馆内东西两个展厅,“日军侵华、血腥屠杀、奋起反抗、铁证如山、警钟长鸣、珍爱和平”六个部分,800多平方米布展区,600多件珍贵文物,一并构成这处湖南省著名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。纪念广场“厂窖惨案遇难同胞纪念碑”,碑高19.43米,碑座高5.9米,便是寓意1943年5月9日,旨在永铭历史,防患未然。数十年过去,浩浩荡荡洞庭湖不竭的湖风,迄逦抚触耸立的石碑,晴雨不歇,昼夜呜咽,如含冤的魂泣诉,似鸣警的钟回荡,像砥砺的号呼啸。


当经年白云渐渐推远战争的硝烟,当宽阔的柏油路埋葬铁蹄蹂躏下的泥泞,在厂窖镇先人长眠的泥土上面,春天盛开了漫山遍野的花,夏天绽放出星星点点鲜艳的荷,秋夜皓月圆了千家万家的梦,冬雪纷纷扬扬缠上归人的肩,繁华盛景融入中华民族同心奋进壮阔宏图,生长于斯的人民,心头已由昔日的悲怆,换作耻辱不再、践踏不复的自豪。还有什么比牺牲和鲜血搏回的尊严,更值得骄傲和炫耀的呢?这一片繁华,是对死难同胞最好的抚慰。


4.jpg


步出展馆,初冬耀眼的光明中,交汇着冬阳的初凉与秋阳的热情,像极了有一幕悲痛的惨剧久久萦绕于心,而人却要朝着灿烂不竭跋涉前行,直到用更多光亮和喜悦一点一点堆积,足够阻止悲痛卷土重来。门前,鲜红醒目的党旗墙挺立成一道伟岸的风景,上面是铁骨铮铮的入党誓词,每一个来此参观学习的共产党人、游客,都会在这一堵墙壁前驻足,它默默提醒共产党人牢记初心,为这片广袤的土地及其上面繁衍生息的人们;它也在警示追名逐利的社会,及那些忘乎所以的人们,珍惜此刻的繁荣与幸福,珍爱今天唾手可得的和平。飘扬在蓝天白云下的五星红旗昭告世人,这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土地,曾经苦难深重,走过忍辱前行,走进温暖祥和宁静光明,人们在用温柔播洒友爱,也在用智慧耕种文明,还在用坚韧悍卫家园。


纪念馆东墙,一树秋桔金黄夺目的静默着,它是胜利的果,是勤奋的果,也是安宁的果。世之万果,唯祥和安宁的果,最为珍贵。


大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,小到一个家庭一个人,没有谁会愿意一次次揭开过去的创痕,使得伤疤永不愈合,创口鲜血淋漓。然而刻进记忆的伤疤和创痕,并不因不去揭开便不复存在,且相较于可见的伤疤,存于心理的创痕,才是最可谓为痛和苦的一种存在。


虽痛,已不言痛。因为足够强大,足够抚慰疼痛。


作者简介

艾国辉,笔名阿布,湖湘儿子,资水河边益阳人,毛泽东文学院第17期中青年作家班学员,益阳市作家协会会员,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。行伍,1993年出征,任班长、排长、参谋、科长、副部队长等职,中校军衔,2017年班师,获全军科技进步三等奖一项,三等功两次。喜文,数十年躬耕跋涉于文字不倦,写万水千山,写白云苍狗,著有《军旅情愫》、《我的南国北疆》散文诗集。



评论 0高级模式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,来第一个发言吧!

分享给其他人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