益阳铁路60年进化史:从绿皮火车到高铁筑梦

今日益阳 2019-10-22 08:33
15105
1.png
益灰铁路与蒸汽火车。

速度,见证着益阳铁路的发展变化。从绿皮火车到高铁筑梦,60年来,益阳铁路经历了蒸汽、内燃、电力、动车时代,正阔步迈向高铁时代。

一路走来,铁路像一条无形的纽带,将益阳与外界连接。铁路的进化,不仅改变了人们的出行方式,更实现了益阳经济发展的蝶变,一个以传统农业为主的千年古城正在悄然崛起。

慢性情的益灰铁路 拉动沿线地区经济发展

上世纪六十年代,正是益灰铁路盛行的时候。

拥挤车厢,人货混装,打开的窗户,迎面而来的热流和呼呼的风声让人睁不开眼。

便宜的车票给了人说走就走的勇气。

2.png
废弃的益阳老火车站。

1967年,彼时的欧阳应湖才19岁,在这趟从资水南岸龙山港起,溯志溪河南上,直达桃江县灰山港镇的列车上担任列车员,计量货物吨位。

他告诉我们,这条铁路最初是为“大炼钢铁”的需要而修建的。

1958年“大炼钢铁”,原材料供应不畅。桃江境内不乏矿石、烟煤和石灰,靠人力肩挑背扛,无法满足奔流的铁水与上级的要求。

第二年6月,原国务院副总理罗瑞卿到益阳视察,当时的益阳市县领导特别汇报了修建益灰铁路的设想。罗副总理当即表示赞许和支持。不久,项目被列入国家计划,11月1日,益灰铁路全线破土动工。

仅用了200天,到1960年5月18日,42公里窄轨全线贯通。因参与建设者90%以上是青年,遂命名为“益灰共青铁路”。这是益阳铁路史上真正意义上的蒸汽动力机车。

1969年益灰铁路又向前挺进了18公里,到了原属益阳地区的宁乡煤炭坝。至此,“益灰共青铁路”更名为“益阳铁路”,迎来了它的黄金期。

回忆往昔,欧阳应湖说,他在铁路上二十余年,最美的风景就是站牌。看到一个站牌,离下班也就更近了一些。

3.png
已成废墟的老火车站里面空空荡荡。

而在刘运生的记忆中,永远有一幅这样的画面:凌晨四五点钟,江边清冷的风将他的睡意吹散,黑暗中能看到许多人影在晃动,哐当哐当哐当……轰轰声清脆入耳,粗犷的汽笛声贯穿长空,伴随着白雾蒸腾,火车呼啸而至。

儿时,刘运生跟着爷爷奶奶住在鹅羊池,母亲在桃江工作。每到放假,爷爷奶奶便会带着他坐船到河对面的车站,然后乘坐最早的那趟火车去灰山港看望母亲。

4.png
刘运生时常驱车前来看看老火车站,回忆童年。

岁月更迭,如今已过不惑之年的刘运生早已坐惯了飞机高铁,再也不用在凌晨四五点被爷爷从被窝里拽出来赶火车,但他却会时常想起那个留下了无数时光印记的老火车站。

90年代中后期,因公路运输崛起,货运和客运才逐渐回落,到拆轨前夕,益灰列车载客数还不如一辆中巴。

2001年10月23日,在省政府的批准下,奔驰了42年的小火车传来最后一声绝响,铁轨亦被分段拆除,只留下益阳老火车站孤零零地立在江边。

5.png
位于赫山红星社区的老停靠站。

如今所到之处,车站、月台、机务段均满目疮痍,停靠站没了来往乘客,可站台旁的绿树依然茂盛如屏。

尽管这些建筑即将成为废墟,或最终代之以楼盘,但它终究服务了一方百姓,为山区贫苦人民送去了希望,给益桃两地的经济带来了飞速发展。

益阳火车站 开启理想生活的输送

以前出境益阳,主要靠坐汽车。要坐火车外出,一般要坐汽车转道去长沙。

在益阳历史上,名副其实的出入境外的客运列车,最早也只能追溯到1997年了,这时已经进入内燃机火车时代。

而那喷着白烟、拉着长长汽笛在原野上穿行的壮丽景象也逐渐淡出人们的记忆。对于当今的青年一代来说,蒸汽机火车的记忆,也只有在电影电视的镜头下或纪念馆才能略微感受得到。

6.png
益阳火车站。

1997年益阳火车站终于迎来了出入境外的第一列火车。当动车高铁还在襁褓中的时候,火车站就是这座城市来往的大动脉。它把丰富的劳动力源源不断运输到北上广深等地,让他们在异乡拼搏。到春节时候,这些人又像候鸟一样齐刷刷的往家的方向迁徙。由此,在中国诞生一个特别的词:“春运”。

如果把铁路作为一个地区国民经济发展的“风向标”,相对于长株潭、衡阳、郴州、吉首等地州市来说,益阳的铁路来得有点儿晚。

这一列火车,比长沙晚了85年,比株洲晚了93年,比岳阳晚了83年,比郴州晚了61年,比衡阳晚了59年,比湘潭晚了39年,比吉首晚了19年......

也许姗姗来迟,但犹未为晚,新的发展机遇正在驰骋的火车上。

那时站在火车站门口与家人合影,成为几代益阳人的集体记忆。那一刻的送别,不仅仅是离别的伤感,也是对理想生活的企盼。

每个益阳人的青春里都应该有一座火车站。背上行囊、攥紧车票,挥手与脚下土地告别,然后踏上前往另一座城市的绿皮火车,奔向崭新的生活。而身后的一切,便成为回忆,不时从心底涌起。

杨舒记忆中的益阳火车站是一个大染缸,杂乱、喧嚣。黑车司机在出站口“打游击”,眼观六路,耳听八方,像猎犬一样盯着每个面带倦容出来的人,尖嗓子的堂客们也在卖力拉客,叫喊声不绝于耳。尽管遭遇无数白眼,但他们乐此不疲。

动车时代 让旅途有了期待

通过对原有铁路线路的升级改造,2017年9月21日8时53分,D7578次列车缓缓驶入益阳火车站,标志着益阳正式步入D时代。

轰隆轰隆的声音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嗡的一声,一辆动车呼啸而过,短短几秒,来不及去猜。

这是益阳铁路在运行20年后,铁路发展史上新的里程碑。

动车组开通后,益阳至长沙每天有24趟列车,发车时间集中在上午9时40分至11时57分,下午4时20分至11时04分。

益阳到长沙动车票价是26元,而坐从益阳东站至长沙汽车西站的大巴要30元,相对来说动车还便宜些,后来益阳人更多的选择动车出行。

7.png
石长铁路路线图。

舒适的车厢环境,宽敞的过道,座位下方便乘客充电的插座,每节车厢配有电视屏......整车的服务设施比普通火车更加人性化,更加舒适、快速、安全、干净、平稳,价格也实惠。

享受着铁路现代化提供的科技创新成果,在不知不觉中就到达了自己的目的地。

李凝芳清晰地记得自己第一次坐火车来益阳的场景。由于没有买到座位票,她只得蜷缩在一个小小的空间里不得动弹,整个车厢内还弥漫着汗味以及各种浓烈的食物气味,沉闷而又绝望。

后来有了动车,她喜欢在星期五的下午买一张回家的票,益阳到常德,1个小时的路程,从新鲜到疲倦。她喜欢看着窗外一棵棵大树向后疾速掠过,眼睛渐渐发酸,昏睡过去,一觉醒来后便到了常德车站,似乎还没感受够,就轻松地下了车。

即使无座也没关系,整个动车车厢干净又宽敞,将口袋里的小塑料袋铺平垫在屁股底下,便可以席地而坐。

对她而言,坐火车不再让人感到难受,反而成了一种期待。

高铁建设时代 益阳将按下发展“快捷键”

2008年8月1日第一条高铁——京津城际高铁通车运营至今已经11年了。

十多年来,中国高铁以奋斗者的姿态一次次创造奇迹,为建成世界最现代化的铁路网和最发达的高铁网一直不断前进。

如今,中国高铁运营里程世界第一。这使我想起邓小平1978年访问日本时第一次乘坐新干线的场景,他当时的愿望就是中国也能拥有和日本一样的高速铁路,出乎意料的是我国的高铁普及速度让世界瞠目结舌、羡慕不已。

8.png
常益长铁路项目经理部。

高铁无疑是益阳人一直期盼的目标。银城人民有足够的理由为益阳“高铁时代”的到来而欢呼喝彩,也期盼高铁能给益阳带来更多的资金、信息和人才,推动城市格局更新,促进整个益阳地区经济社会的腾飞。

2017年12月设计时速350公里的常益长高铁正式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复。这条批复对益阳人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,标志着益阳迈进高铁时代又近了一步。

常益长高铁西起常德市,经汉寿、桃江、益阳、宁乡至长沙,引入长株潭城际长沙西站,正线全长157.502公里,益阳境内长度57.06公里,设常德、汉寿、益阳南、宁乡、长沙西5座站。

益阳人民千呼万唤,终于真正迎来高铁的建设时代。今年7月24日,中铁五局常益长铁路资水特大桥资阳段前期工作正式启动。常益长高铁是国家“八纵八横”高速铁路网中厦门至重庆、呼和浩特至南宁两条大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,设计时速每小时350公里,建设工期四年,项目建成后将结束益阳没有高铁的历史。

高铁一响,黄金万两。让高铁通过自己家门口,是一种博弈也是一种魄力。

益阳高铁的出现将大大方便益阳人民的出行,为益阳的经济发展带来新的契机。

9.png
常益长高铁示意图。

新的高铁站——益阳南站,就位于益阳高新区凤栖湖北侧,距既有益阳站直线距离约2.7千米。

在经济高速发展的今天,高铁经济时代就如同它迅猛的前行速度一样,带着希冀向我们驶来,又带着梦想奔向远方。

目前,湖南省14个市州中还有益阳、常德、湘西自治州、张家界4地尚未通高铁。按计划,黔张常铁路将于明年底建成通车,届时湘西自治州、张家界、常德将首次通高铁。而常益长高铁建成后,湖南省将实现“14个市州通高铁”的目标。

“20岁那年我还没有乘坐过火车,多年后去长沙走亲戚时才过了一把乘火车的瘾;五十多岁的我被儿子带着从长沙南站第一次乘坐高铁到深圳;不久的将来,我们益阳也将诞生高铁。几十年前让我绞尽脑汁使劲地想也想不到的,什么叫一日千里?什么叫日新月异?我现在才有所理解。”家住益阳高新区谢林港镇的老人徐有才这样感叹道。

来源:红网益阳站

评论 0高级模式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,来第一个发言吧!

分享给其他人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