益阳一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李和平案曝光:糊涂担保被“绑架”

今日益阳 2020-01-18 17:43
11535

2019年3月,益阳市纪委市监委成立专案组对沅江聂纯昌案背后的腐败和“保护伞”问题进行深挖彻查,截至目前已有14名公职人员先后被查处并移送司法机关,其中沅江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李和平就是典型代表。李和平为什么会沦为黑恶势力的保护伞?系列案件剖析《糊涂担保被“绑架”》《索贿抵债陷泥潭》《“神婆”赐符仍被查》将逐一揭开谜团。


图怪兽_2815382b5faf4977ecc243df1d7ed3ed_35079.jpg


糊涂担保被“绑架”

——沅江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李和平案剖析(一)


“年关一向是生意人最难熬的坎,只要陷入了聂纯昌这个黑势力团伙的‘套路贷’,一般都会逼得倾家荡产、家破人亡,现在‘昌抹布’被抓了,我们拍手称快......”



临近春节,沅江的大街小巷洋溢着节日的氛围,人们在盘点收成、采购年货的同时,聂纯昌及相关“保护伞”相继被查处的消息也引起了大家的热议。


聂纯昌在沅江“聂氏四兄弟”中排名第三,小名“昌抹布”。“长期以来,以聂纯昌为首的犯罪团伙,采取强买强卖、放高利贷等手段,逐步控制垄断沅江的混凝土行业、土石方行业以及殡葬服务行业,严重破坏社会经济、生活秩序,民愤极大。”2019年3月,一则来自公安系统的通报引起了纪检监察机关的极大关注,一场围绕聂纯昌涉黑团伙为重点的“打伞破网”行动迅速紧锣密鼓展开。



2019年4月,一封举报信撕开了李和平充当“保护伞”的面具。5月,李和平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7月,被移送司法机关。


“我这一生最惨痛的教训,与结交不该结交的人有关,我接触了两种人,一种是不讲信誉的人,第二种是以恶制恶,以强取财的黑恶之人,与这两种人接触以后,导致了今天的结果。”李和平被留置后,深刻反思自己违纪违法的原因。


2010年底,李和平介绍并担保私营企业主刘某到聂纯昌处高利息贷款50万元。


“李和平明知聂纯昌利用‘亚泰’典当行,在台面下做的是高利放贷的违法行为,没有去制止、举报,反而介绍和担保他人上门去高利贷款,为聂纯昌非法敛财提供了方便,变相成了黑恶势力的支持者,造成了社会不稳定。”据办案干部介绍。


刘某在偿还聂纯昌几个月的利息后,因资金短缺躲了起来。2011年底,李和平获得刘某行踪,迅速将消息告知聂纯昌。聂纯昌随后派出几个马仔将刘某控制起来,并要求李和平到场充当说客逼迫刘某还钱。刘某被控制人身自由几天后,被迫出具了一张170万的欠条。聂纯昌还强迫刘某用自己的酒厂设备作抵债,同时要求李和平再一次签字担保。


“10分钟之内赶到某某宾馆。”2012年5月的一个深夜,聂纯昌电话通知李和平限时赶到沅江某宾馆。因担心聂纯昌继续威逼追债,李和平不敢怠慢,7分钟就赶到了宾馆。原来是当地一名商人欠了聂纯昌的债,聂纯昌想要他的两间门面抵债,但这两间门面已过户给了商人张某。聂纯昌便叫李和平来震慑张某,让张某看到,一个处级干部他都可以召之即来,得罪他没有好果子吃。


“李和平到达宾馆后,应聂纯昌的要求做张某的思想工作,直到第二天凌晨一点多钟,张某被迫答应聂纯昌的要求后才离开。李和平的这种行为,实际是利用自己的职务便利,为黑恶势力站台撑腰。”办案干部剖析。


“在社会上结交了一些不该结交的朋友,使自己后来违纪违法结下了不解之缘,悔恨终生晚矣。”李和平的忏悔发人深省,但是他一步步走向违纪违法道路,真的仅仅是轻信他人,被“朋友”所害吗?请看下期“每周一案”:《索贿抵债陷泥潭》。


来源:清风益阳

评论 0高级模式

还没有人发表评论,来第一个发言吧!

分享给其他人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